IMG_02251  

 

 

 

一個小孩成長的過程,

究竟會承受多少次經濟上的羞辱?

在台灣這樣的環境,沒有100也有90吧,

功利社會,資本主義當道,而不管想做什麼事,都要錢,

食衣住行育樂也要錢,

一個沒有經濟能力的小孩,除了依賴父母的養育之外,

根本沒有所謂追求夢想的權力。

 

常常這樣,孩子興奮的跟父母說著自己想做的事,

還沒說完就被不耐煩得打斷,

"啊你要弄這個要花我多少錢啊?"

"我可沒有那麼多錢可以供應你!"

".............."

 

當下粉碎的可不僅是萌芽的夢想,滿腔的熱血,

還有懵懵懂懂的自尊。

 

對,沒錯,我們不會賺錢,

但不代表你可以用金錢來衡量每一件事的價值,

不代表你可以任意否定我想做的事或我即將要做的事,

它或許很花錢,

也或許只是因為你不懂它的價值,

那件事情能帶給我的影響,遠比那些金錢還多還深還遠。

 

 

 

 

 

人們總是輕易畏懼他們不懂的事物,因為畏懼比了解接受簡單,

不覺得有些可悲嗎?

 

我明白經濟的壓力很沉重,明白撐起一個家不容易,

我明白大人的壓力所在,

但不代表你能這樣對待我們,

我們現在沒有經濟能力,不代表永遠不會有,

有一天我們會長大會懂事,會重新感受成長過程某些片段,

或許會有一點點恨你,也或許不,

但你不要賭,這真的不要賭。

 

 

 

成長過程,

很多時後要擰著大腿,用痛刺激自己記得當下的感受,

深深得提醒自己,長大之後絕對不要變成這種大人,

有點噁心的崩壞你的夢想的那種感受,不要再帶給自己的孩子。

 

 

 

我們需要的是分析是循循善誘是理性是平等的對話,

不是否定,不是這種經濟上的羞辱與霸凌,

或許這樣說太嚴重了,

但不嚴重一點,心高氣傲脫離小孩太久的大人們,

你們又聽得進去嗎?

 

 

 

 

 

 


 

 

 

 

 

今天去誠品又看了一點點,

"老派約會之必要"

看越多篇越覺得過癮又有點抗拒,

簡而言之就是非常犀利的文字沒有太多廢話贅述,

同時又很病態,

文字工作者都這樣,

不太壓抑自己有什麼要噴發的想法通通化為文字,

不打開書的人就不會被騷擾到,

一種安安靜靜的高潮還不會弄髒任何人(只是讀者需要時間消化)

 

李維菁給我的感覺老實說跟陳雪有點像,

連偷偷google了一下圖片兩個人的氣質長相都有點雷同(或許是我一廂情願也說不定)

都是安安靜靜的變態,柔柔用文字的力量強烈的撼動某個人的內心,

那種強烈的撞擊不來自任何粗魯的男人,而是像貓一樣的女人,

還記得夏初我跑去逛著勤美誠品,驚喜得看見當時陳雪的新書出版

"迷宮中的戀人"

隨手的翻開其中一頁站立著凝神細看,

剛好看見她描述她詭異而淫穢的夢境,甚至還描繪嬰兒的呶呶聲響,

幾行文字的力道,就讓站在書局人群中的我看得臉紅。

 

她們的部分文字或許在衛道人士眼中都是病態而扭曲的,

有些前衛,需要噤聲,

但卻用同樣的文字拯救了我,

因為她們寫下了出口,讓我不至於必須費力的鑿破,

我只需慵懶的閱讀即可感覺釋放的救贖。

 

 

 

或許正是為何我們都需要情節乖張且光怪陸離的小說,

因為這樣才能與荒誕的真實人生相抗衡,

給我一個支點,讓我平衡。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