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3-15_17-23-02  







雙手浮動搓揉雙眼,

逼出蓄積的淚,

劃過臉頰輕輕下墜,

每一滴都是體悟,挫折走過留下的禮物。

 

迎著陽光那光線均勻鋪灑散落,

背後的影子卻更巨大深沉,

光明與黑暗是一體的,沒有絕對的光明,也沒有絕對的黑暗,

這是一種混亂的感官,不知道方向,

在猶豫的瞬間,灼傷了自己,背對著他人逃亡,

 

 

 

 

 

麻木了,

不想去在乎,

不想去高興快樂生氣悲傷痛苦疲憊,

不想他媽的去管你們怎麼想怎麼做怎麼說了,

因為在乎永遠不會有相等回報,

付出,最後都白費。

 

大家說謝和弦瘋了,

但我不覺得他瘋了,我同情他,

我知道他只是帶著面具活累了,

我知道他現在只是一把扯下謊言赤裸的活著,

我羨慕他,因為我沒辦法這樣灑脫,

他砲火四射,但我相信沒有一句假話,

每一句都是他真真實實的心底話,

真話本來就傷人,

所以大家都不會說真話,不說心底話,

總是說出仔細考慮修改過後的假話,

謊言堆砌人與人之間,堆砌生活,

我的臉上堆滿假笑,活得舉步維艱,

我也想說我討厭誰,我也想說出一切真實的感受,

但我不行,我很沒用,

我只能繼續帶著面具,用溫柔當軟弱的藉口這樣的活著。

 

 

 

 

人為什麼不快樂?

因為無法隨心所欲的活著。

小時候我不懂,

直到長大的過程某種自由漸漸流失,

當我發現時我已經動彈不得,

我變成這個世界的一個分子,卡在冷漠與謊言之間逐漸枯萎。

 

 

從第一次失去之後就是一連串失去,

人生開始,然後到妳倒下為止,

我品嘗酸甜苦辣,明白種因得果,

明白所有選擇都是迴力鏢,總有一天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你可能笑著接受,或哭著承受,

都是選擇。

 

 

 

 

 

我在19的尾巴,

卻覺得已經老態龍鍾,

想仔細回想早熟是從哪一年開始的。

是終於讓妳說愛了我的那通電話?

還是那個昏暗而痛苦的河堤和她牽手輕輕唱著讚美之泉療傷止痛?

是七夕一個人掉眼淚的校車上?

或是他雙眼看著我,單膝下跪的公園?

還是,捧著花的我們走進昏暗的病房中於看見羸弱的她?

 

 

 

 

我的人生塞滿浮濫的情節,

荒謬怪誕的真實人生,

帶上面具只是為了保護自己不再破碎,

在20之前,我想已經超過太多太多了。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