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G_5579   

 

 

 

 

這兩天去了安靜的地方看蝴蝶跳舞,
 
晚上下起大大的雨好像這世界只剩下雨聲,

睡不著就反覆聽著踮起腳尖愛和艷火,溫溫的清澈的小聲音在天亮之前陪我。

 


 
最近總想著以前,

因為某個時間點已經偷偷到來,

一個分水嶺,在這之前是一個完整的段落

不再有拖延的藉口,

因為我已經拿著香站在牌位前,

報告妳離開後的這一整年。

 

有好多話說不出口,

如同最後一面的哽咽,

所有思緒在心裡默念,因為已經不在是活著的任何人,

既然妳會開始喜歡香的味道,既然妳已不再有著所謂呼吸心跳,

所以我默念妳聽得見對吧?

 

我總是假設再假設,看著星星猜妳是哪一顆?

然後撐過很多很多的夜晚。

 

 

 

 

 

我好想改變的過去太多,

那些決定或選擇的分岔路,

可是早就回不去,我是明白的,

所以只剩下前進的這個選擇,

所以我不停不停的前進著,雖然也會害怕,

妳教會了我真正的失去,是再也無法觸摸和聽見,

只剩下回憶和想念。

 

 

 

 

太多時候是溫暖包著傷害再包著溫暖又裹著傷害,

但我總是小心翼翼噢,

以前我的不懂事總是向雙面刃一般的切割自己與他人,

當血流如注時只能無言以對,

我太年輕,不懂得面對,不懂得溫柔,

所以,

要當一個不傷害人也不輕易被傷害的人,

因為我已經決定以後都要這樣的,努力活著。

 

 


我之所以喜歡看挪威的森林是在她死去之後,

一點一點的看著文字像靈魂的小解藥,


"死不是生的對極形式,而是以生的一部分存在著"


如同渡邊君一樣,以前也是以為死跟生是在線的各一邊,遙遙相對,

但不是噢,

死是一開始就包含在生的裡面的,

確實的卡死著,鑲嵌。

 

 

 

 


當18歲的我了解到這一點時已經太晚了,

因為我已經站在冰櫃前,一小步一小部的強迫自己往前進,

看著曾經尊敬而愛著的長輩不再能擁抱自己不再能給我指引與關懷的冰冷身體。

 

 


 

一點一點的影子就這樣從人海暈開來,漸漸變成無。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