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00007  






是不是因為我都裹足不前,

才會在咫尺之前把一切都甩掉?

 

我也知道,不要去懷念未曾擁有的,

但我已經知其不可而為之很久了,

這段時間我的獨處如同一種配方,讓我在寂寞裡茁壯,

在夜晚假設一個臂彎一個心跳一個體溫,

我總是很有耐心,像是一種催眠,

沒事,沒關係,

然後安然入睡。

 

 

 

曾經我們都是一個人,

一個人來到這個世界呱呱墜地然後嚎啕大哭,

一個人醒來在無人的房間,一陣惶恐找尋親人,

在開學的第一天一個人來到新的班級認識一群陌生的未來同儕,

在約不到朋友的周四傍晚一個人買電影票和一人份飲料爆米花沉浸在虛假裡,

在屬於情侶的節日一個人逛大賣場採購日常生活用品,

用漫不經心來撇清這樣的節日其實沒什麼特別,有點故意,

但其實你只是不知道如何看待,

那種排外的心比任何失落都深,

自覺不屬於其中是一種隱性的憂傷,默默發酵,偷偷膨脹。

 

 

然後當我們終於找到所謂歸屬,無論是朋友或情人或愛人,

我們都願意拋下一切去珍惜與換取這樣真實的關係鍊,

獨一無二的連結讓妳的大腦分泌神奇的化學物質,

你的感官會變得專注又同時渙散,你只在意你在意的,如此簡單。

 

這個世界從此變得複雜又單純。

 

 

 

但當你體會失去,

曾經擁有的,已經不復以往。

那種感覺非常冰冷,每往前一步都疼痛,

不僅僅是未曾擁有時的空虛與一絲好奇,

那是顫抖的刺扎著你每一吋肌膚的,你想甩都甩不掉的巨大裂縫,

你失去得曾經越重要,裂縫就越深越大,

像一個貪婪的無底洞,無時無刻在吸取你的快樂你的靈魂養分。

 

 

 

 

 

 

 

只能用時間慢慢填補,慢慢舔著傷口,

血的鐵味如鏽一般苦,如淚一般鹹,

鮮豔欲滴的傷口凝結,輕輕碰觸卻又冒血,

你勉強吞嚥之後,世界轉紅。

 

 

 

 

有一天傷口終究會完全癒合,

黑洞,

卻要靠自己想辦法填補。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