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200004.JPG    



最近對於很多事物的感受都降低了,維持在一個最低的水平的關注,

其實不太在乎,或是不知道該怎麼去在乎,

很空虛的感覺。


 


 


 


 


 


 


 


昨夜失眠,又翻開"海邊的卡夫卡"來看,


 


 


 


認真的,仔細的,緩慢的,研讀,


 


 


 


這應該是第三次看了,但這是最有印象最深刻的一次,


 


 


 


那種不得不的感覺,空蕩的走向與對世界的旋轉,


 


 


 


在深夜時分特別的沁入肌骨,


 


 


 


大概看了三個小時左右,上下兩集都看完了,


 


 


 


以往都是上集快速略過,但這次好好的看完了,理解最深刻的一次,


 


 


 


故事的奇幻離奇把思緒架空,失眠的煩躁被文字安撫,甚至馴養,


 


 


 


有時候不曉得是為了看小說失眠,還是失眠所以看小說,


 


 


 


在大地與生物紛紛沉睡的凌晨時刻,3點4點的指針,


 


 


 


剛好看到那樣一句話


 


 


 


沉默,是耳朵聽的到的。


 


 


 


真美的一句話,我不由得放下書,側耳傾聽這個時候,


 


 


 


空調以外,稀疏的雨聲點落,偶爾遠處駛過的車聲,


 


 


 


這是一種集體性的沉默,沒有人願意在這種時候發出聲音,


 


 


 


如同制約,小心翼翼的不打破這種沉默。






小說用了大量隱喻,每個人物情節都像符碼,

你不一定要看懂,但你可以享受其中,


 


 


 


或是不小心理解一點點時的喜悅,


 


 


 


當然無論多微小,都是私人而愉快的進展,像小碎步一樣輕快。





 


 


 


/語言在時間的凹洞裡死掉了,無聲的沉積在黑暗的火山湖底口/


 


 


 


 


 


 


 


 


 


 


 


 


 


 


 


 


 


 


 


 


 


 


 


15歲的我彷彿比現在更堅強勇敢,隨時有一個背包在等待。


 


 


 


 


 


 


 


 


 


 


 


 


 


 


 





小說的結尾用這樣一句話,


 


 


 


妳即將睡一覺。然後醒過來時,妳已經變成新世界的一部分。


 


 


 


看到這句話時已經是天光肥滿的6點半,房間已充滿光線,


 


 


 


我倒在床上反芻一整夜的文字,有一種


 


 


 


我必須在看到更多村上春樹的文字不可的衝動,


 


 


 


但我只是躺著,無法聚焦的睜開眼睛,等待,


 


 


 


 


 


 


 


然後我躺好蓋上被子,閉上眼睛,


 


 


 


或許下一刻再醒來,我已變成新世界的一部分。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