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460006-1










雨下不停,這城市已經失序而顛倒,

凌晨兩點有一種慵懶,在該睡的秩序與夜貓的浪漫中輕輕搖擺,

凌晨三點有一點不安,好像該催促睡意的腳步而不該只是發呆,

凌晨四點有稍微的豁達,看書或選片CD都無所謂了,目的只是等天亮,

五點了,當天色漸透就不再算是凌晨,新的氣息在街上流竄,

在準備闔眼的路燈旁,新的空氣與新的一天逐漸合成。

 

以前年輕一點時,喜歡耍憂鬱,

喜歡在滿月的晚上躲在不開燈的房間,喜歡靠著牆,

看著特意拉開的大大的窗外,什麼也不做的看著窗外深沉的靛藍天空,

喜歡忽視月亮的光線,看著遠方某一處幽冥的角落,

喜歡看著小小的超商招牌,喜歡這樣懷念一些片段,

那時候很滿足,覺得那些深夜是屬於我的,
  
屬於我的平靜。

 

現在喜歡做更多更有動作的事,

喜歡看科幻小說看日本雜誌看法國電影看223前衛攝影集,

喜歡聽音樂,喜歡就這樣感覺下沉,

喜歡把租回來的電影並排在桌上,享受選擇今晚先看哪部的過程,

這些事更有動作,或許也更有收穫,卻不見得更有意義。

 

意義,從來就並非從得到什麼來衡量。

 

有時候,走了更遠看了更多,反而更寂寞,

想起以前貧乏卻真切的快樂,

不停低頭回頭找尋,到底在這一路上掉了什麼?

以前快樂如此簡單,一顆糖一把塑膠泡泡槍,

不過如此。

 

還以為還在童年,還以為是個孩子,

還以為還在青少年,還以為一切都可以慢慢來,

19了,有太多曾經的19歲已經做了好多大事,

長大了老了,變了。

 

但我希望自己不是平凡的那一個。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