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的表層與生活的密度吻合,

有太多時候夾縫存在空洞,

有這樣一種說法,所有物體的表層存在著粒子,

粒子與粒子之間的阻隔與保護,

所以,

我們從來就不曾真正碰到彼此,

從來就沒有真正觸摸到什麼,

都是隔著一層粒子的活著,哭泣,大笑,死亡。

 

 

感覺悵然若失,那指尖在鍵盤上爆炸的感覺又如此真切,

是的我們會敲打會輕碰,

但那感覺依然是透過一層細微的小東西,

我們被保護的良好,如同曾經碎了滿地的心,

早已妥善的收在隱密而安全深處。

 

如果不存在傷害就好了,

就算如此,

還是回不去無瑕無垢的最初,

那是早已失去的,所以才會珍貴。

 

 

 

 

 

 

 

不要太相信言語,

空洞的,疼痛的,

那也只是空氣的震動,在聲帶的打擊之後,除了錄音或是回憶,

不會留下來的,也不會因為留下來,

就會變成真的。

 

 

 

 

 

我們需要的是真空的世界,

沒有聲音,更沒有生命,

不再碰撞也不再受傷,越逃避越快樂。

 

 

 

 

 

 

 

有時候那也是討人厭的字,

變成負擔,未來每走一步,都拖著疲累。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