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否茶湯會的翡翠烏龍對我來說是黑咖啡?

溫婉的帶走我所有睡意留下長夜,我不是失眠,

我是不想睡。

 

我也知道不是這種時間醒著就能對世界有所對抗,

我要當一隻不帶有批判性溫和的夜貓。

一張畫畫的幾筆便擱著,一杯溫水喝了幾口就擺著變冷,

一片天空在全黑的房間看出去,等一下就會看著角角一點一點漸漸變亮,由灰藍變紫。

晚一點就會有早起的民眾出籠,用煞車與喇叭聲干擾要睡的我,

會有白目的小鳥喜歡在我的陽台吵架,每次都要我撐起來拍打玻璃才會憤憤離去。

 

這是早晨,卻是夜貓的就寢前,

混合著晨光與鳥鳴,混合著一個城市的甦醒,混合希望與生氣,

我們要拉上窗簾蓋上被子閉著眼睡去了。

 

 

 

 

夢中沒有堡壘,有時候只是一種軟綿綿的消極,沉沉入睡,

可是誰保證那裡就是天堂?

 

 

繼續畫吧

筆下的世界比我清醒的世界還真實,

還不虛幻。

 

 

 

    全站熱搜

    摸摸是我 MurM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